jjjjjjjj

首 页 关于我们 生产运营 业务概况 会展设计 品牌设计 客户价值 行业资讯 联系我们
行业资讯 » 偷运油墨印刷南昌解放消息

偷运油墨印刷南昌解放消息

转载 2013-08-01 09:15发表
阅读次数 804

普选学生自治会开展学生运动


  1946年12月,北平发生了美军士兵强暴北大女学生沈崇的恶性事件,消息传到南昌望城岗,正大学生群情激奋。12月29日上午,正大学生海燕读书会、蓝星英语学会等15个社团联名贴出宣言,抗议美军暴行,并走上街头举行抗暴游行。正是这次活动,让时为正大经济系一年级的喻以健渐渐加入到进步学生的行列。


  1947年秋进入正大政治系就读的晏政介绍,他们班24个学生中有11个来自国民青年军。当时正值学生运动高涨,晏政立即加入了进步组织。为更好地与国民党进行斗争,晏政和另一名学生运动领袖邵荷春开展了团结运动,首先把不是青年军的13个人组织起来,参加罢课和游行。不久,学校开始普选学生自治会。正大的学生自治会原来一直听命于训导处,这给学生运动的开展造成很大阻碍。此时,正值学生自治会上一任期届满,同学向校方提出普选学生自治会。代表民主力量的以张英荃为首的竞选团成立,晏政参与了竞选团的工作。竞选团与国民党三青团、青年军、青年党合并起来的竞选团队共同竞选,进步学生最终获得了胜利。学生会的权力掌握在进步学生的手中后,学生们可以公开地举行读书会,看进步刊物、演进步剧和唱进步歌曲,如《兄妹开荒》、《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等。


  1948年6月,学校提前放暑假。假期中,被开除和勒令退学的学生约百人,几十名学生被警告,晏政就属于被警告的学生。同时,学校宣布原来的学生社团全部解散,今后要成立社团,必须申请,且要请老师当顾问,经学校审查批准后才可成立。由此,学生运动开始转入地下。进步青年看革命书籍,都要包上别的书皮偷偷摸摸在野外看。正在此时,正大第一个党小组成立,斗争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街头接暗号确定转移人员身份


  1949年2月,农历新年刚过,喻以健经正大政治系四年级学生李龙启介绍参加中共南昌城工部地下党。在他入党后至1949年5月22日南昌解放的几个月内,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他执行过两次转移地下党成员的任务,第一次是在他入党后不久,上线李龙启要求他带两个青年到自己位于新建县流湖乡新塘村的家中。他回忆说,接到任务的第二天早晨,他去叠山路见李龙启所说的戴着灰色毛线帽的两个青年,在街头接上暗号后,确认了对方身份,便乘船过抚河回家。第二次的任务在他记忆中印象尤为深刻,因为那次转移的对象是已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列为“黑名单”要逮捕的3名中共地下党成员。


  喻说,那是在1949年4月下旬的一个深夜,李龙启通知他到指定地点接3名同志转移到他乡下家中,“这3名同志是李绳祖、黄治和贾德谦,当时他们在学校都是出头露面的学生运动人物,我必须做好转移工作。”喻以健说,见面后,4人马上离开学校。在漆黑的夜里,加上连续几天下雨,道路泥泞难行,虽然带了手电筒,但他们在学校附近和经过村庄时都不敢用,结果4人在田野中迷失了方向。


  “最后我们决定先停下,等天微亮再走。”喻以健说,4个人在一个土坡上坐下来等待,穿着衬衫不抵风寒,只得背靠背让体温集中。直到天蒙蒙亮,喻以健发现四人只是走了10里不到,到他家还有50里路程,一刻不敢耽搁,立即赶路。“在一个村庄路口,突然冒出来几个国民党士兵,问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说是正大学生,学校停课了,先回家休息。”喻以健说,其实当时四个人都很惊愕,生怕出岔子,好在士兵没再继续追问。


  平安回到家后,喻以健便对家人说,解放军已过长江,南京已解放,不久就要解放南昌了,现在学校停课,所以邀请几个同学来暂时避乱。“我家很闭塞,大家都不知道外面的局势,我带几个人回家也没引起大家的注意。”喻以健介绍,就这样,他和三个同学一直在家呆到5月19日,直到地下党交通员丁金生(南昌一中学生,曾到过喻以健家中)来通知他们,南昌解放在即,要他们立即去南昌。20日一早,他们一行5人离开新塘村,踏上前往南昌的路。


  偷运油印件带回解放消息


  正当喻以健转移地下党成员期间,正大的学生运动依然在进行着。晏政介绍,正大有一个无线电学会,通过该学会,进步学生可以偷听到新华社的新闻,了解到前方战况。每晚,学生会或聚在一起,或分散开偷听,再把所到的消息油印出来,贴在民主墙上。“不仅让同学们知道解放军胜利的消息,还宣传党的各项政策,包括新华社社论《把革命进行到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等文件消息,毛泽东、朱德发出的解放全中国的命令。”


  那时,有一处地下据点设在皇殿侧盐务处职工宿舍后面的小屋内,在那里油印了大量文件,从1948年10月底至1949年5月,此处约印了三四十种文件和传单。如《古田会议决议》、《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等。为及时拿到党的最新指示和党的政策,晏政等常常要从城外望城岗的正大往返于城内的皇殿侧。在风声鹤唳之下,国民党盘查得很严,晏政等人都结伴而行,不敢坐校车,只能走路进城,路程有十几公里。“我当时都穿着西装,把油印件揣在衣服内侧的兜里。”晏政回忆说。正是从这里,晏政等进步学生带回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约法八章》等,带回了解放的消息。


  开展护校运动迎来解放军


  1949年5月22日南昌解放,由于敌人炸毁中正大桥,敌我双方隔江炮战了四天。这四天中,国民党军队把中正大学围住,荷枪实弹对准校园,校园随时可能遭到袭击和洗劫。晏政回忆说,当时包括他在内的3000名师生在应变会的组织和领导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护校和迎接解放的准备。灯火彻夜通明,巡逻的队伍警惕地护卫着学校的一草一木。学校地下党还派过交通员从小路偷渡过江,打探南昌城内的情况,并与野战部队取得联系。26日,负隅顽抗的国民党桂系军队无法抵抗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仓皇逃窜。学生们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组织了一支有100人参加的修桥队,抢修湘赣公路上被敌人破坏的蔡家桥。运料的运料,挖土的挖土,许多同学只穿一条短裤衩,跳到齐胸深的水里打桩、架桥。“我们的队伍来了,浩浩荡荡,饮马长江”的歌声此起彼伏。在中午时分,仍在紧张施工的学生,远远看见一面红旗在山那边的公路闪现出来,接着出现了一支逶迤而行的队伍。


  “解放军来啦!”不知谁第一个欢呼起来,这更加鼓舞了同学们的干劲,大家用最快的速度接通了蔡家桥。然后,顾不上穿衣服,顾不上穿鞋子,更顾不上洗手洗脸,蜂拥而上,跑过便桥,迎接解放军。蔡家桥头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大家拥抱着、欢呼着。



相关热点推荐
中国印刷业规模接近全球
义乌唐宋包装印刷有限公
南昌新建重点打造包装印
江西印刷等产业打造南昌
江西省首个国家级印刷包
偷运油墨印刷南昌解放消
江西吴都工业园区印刷机
江西赣州:五年内把印刷
江西江报传媒彩印:剑指